2016的某一天,一个国外朋友回国,公司创始人请这个朋友在北京某知名餐厅吃饭后,该朋友却住进了医院,经检查,是由于食品安全引发的急性肠炎,可是一同吃饭的其他人却安然无恙。这种现象让公司创始人很郁闷,难道中国人对于食材中农残、激素、抗生素等等有害物质的耐受力真的比在国外生活的人强吗?我们就应该活在这种环境下,承受其害吗?其实这种现象是国人的一种悲哀。

因此,公司创始人深度调研了市面上所有可以买到的果蔬净化机,并且调研了几百个用户使用感受,并没有一款产品能够完全满足人们的使用需求。这些产品要不然是由于技术不足导致净化率太低,要不然是使用不便,导致用户体验差。因此,自己做一款基于用户体验并同时具备强大净化效率产品的想法由然而生。

而在创业初期,这种想法迅速被一盆凉水兜头泼至——目前中国在种植和养殖过程中有几百种农药和兽药,而非集约化的农业供给模式导致你根本不知道你吃的每顿饭中每一个蔬菜、肉类用的到底是哪种药物,想用化学手段去解决这么多源的食品污染问题简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与此相比,产品的使用设计反而是比较简单的问题了。


于是公司创始人找到现在公司的首席专家——原中科院电子研究所的张思琦张老,通过上万小时的研究,公司首先否定了落后的臭氧以及超声波技术,因为这些技术根本不可能达到我们想要的强大净化结果。而最终,以水为原材料通过对水的深度应用,利用物理手段来解决原本只能用化学手段才能解决的对农残、激素、抗生素等有害残留物的降解原理成为最终理论基础,“水氪”极化技术应运而生。并且围绕这一核心技术的应用方面,公司通过对上百种材料的实验测试与配比,最终解决了高效净化及净化装置结垢的痛点问题。

每一个参数的确定,伴随的是大量的实验以及运算辅助;

每一种材质的确定,伴随的是上百种材料的选材和配比;

每一个功能的确定,伴随的是上千个调研样本的信息反馈。

就这样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主创产品结构和外观设计师通宵坐在电脑旁渲染每一个部件;甚至在这过程中,已经75岁的张老经常凌晨还在实验室里测算数据和比对材料。水氪科技的创始团队艰难地蹒跚而行。

 为了拿到让人信服的数据,公司将产品送交农业部农产加工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北京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科研处、谱尼测试集团等权威机构中,区别于市场同类产品检测使用水样进行,我们全部用实物食材进行检测检验,最终得出结论为:使用6分钟,净化效率可达99%以上,这个数据沉甸甸地让人欣喜、让人激动,因为我们实现了让国人“吃得安全、用得简单”的创业初衷。